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<ruby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trike id="19jbb"></strike>
<span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
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video id="19jbb"><th id="19jbb"></th></video></th>

登錄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[書畫知識] 元好問《論詩三十首》01,誰是詩中疏鑿手?暫教涇渭各清渾

4 已有 800 次閱讀   2022-11-19 09:44
元好問《論詩三十首》01,誰是詩中疏鑿手?暫教涇渭各清渾 

前言

《論詩三十首 》是金代文學家、詩人元好問的一組七言絕句。

這種以詩論詩的方式,發源于杜甫的《論詩六絕句》,元好問以這種方式,對于當時宋金詩壇的狀況,表達了自己的看法。

今天欣賞的是,第一首:

漢謠魏什久紛紜,正體無人與細論。
誰是詩中疏鑿手?暫教涇渭各清渾。

一、漢謠魏什久紛紜

久紛紜,長時間的爭論不休。漢謠,指漢樂府詩歌。什,由十個合成的一組!对娊洝返难、頌十篇為什,魏什,指魏建安詩歌。

漢謠魏什久紛紜,意思是,長久以來,詩壇上出現了一種好壞不分的混亂現象。關于這種狀況,元好問在《中州集》卷十《辛愿小傳》提到:

南渡以來,詩學為盛。后生輩一弄筆墨,岸然以風雅自名,高自標置,轉相賣販,少遭指摘,終死為敵。一時主文盟者,又皆泛愛多可,坐受愚弄,不為裁抑,且為激昂張大之語從臾之,至比曹、劉、沈、謝者,肩摩而踵接...

南渡,不是指靖康以后宋人的南渡,而是指金國人的南渡。1127年,靖康之變后,北宋滅亡,宋人南渡建立南宋。幾十年以后, 貞佑元年(1213年)十月,金國中都(北京)被蒙古大軍圍困,差點搞成金國的靖康之難。1214年,金國求和以后,將都城南遷到汴京。

10年后的1234年,金國滅亡,元好問(1190年 -1257年 )正好經歷了這一時期。

元好問說,南渡以來詩人泛濫,主持文壇的人(李純甫等人)卻好壞不分,不肯批判只知道稱贊。以至于敢和曹植、劉禎、沈約、謝靈運比肩的所謂“詩人”,比比皆是....

元好問所說的詩壇亂象,也可以說是“百花齊放”吧,頗有些像今天的詩壇。

二、正體無人與細論。

元好問重視風雅正體,認為當時很多的詩人并不合格,因此說無人可與討論詩歌的正體。

詩壇上,各種牛鬼蛇神群魔亂舞, 不管詩寫得怎么樣,總有人喜歡奉承拍馬屁。而文壇上有地位的所謂盟主,卻同流合污或者不敢撥亂反正,自然令真正懂詩的元好問感到不滿。

何為正體呢?

元好問認為,《詩經》的風雅傳統就是詩歌的“正體”,漢樂府和建安文學正是這一傳統的繼承。

初唐時期,陳子昂也對當時的詩壇表示不滿,發出了和元好問類似的呼聲:

文章道弊五百年矣。漢魏風骨,晉宋莫傳,然而文獻有可征者。仆嘗暇時觀齊、梁間詩,彩麗競繁,而興寄都絕,每以永嘆!杜c東方左史虬修竹篇》

陳子昂反對講究華麗形式、缺少風骨寄托的齊梁風格,希望能夠返樸歸真。

元好問也在《東坡詩雅引》中提到陳子昂:

“五言以來,六朝之陶謝、唐之陳子昂、韋應物、柳子厚最為近風雅。自余多以雜體為之,詩之亡久矣!

元好問舉例說,陳子昂、韋應物、柳宗元,陶淵明、謝靈運等人的詩最近風雅,是正體。

三、誰是詩中疏鑿手?暫教涇渭各清渾。

既然“一時主文盟者,又皆泛愛多可,坐受愚弄,不為裁抑”,那么誰能做好撥亂反正這件事情呢?

涇渭,兩條河一清一渾。元好問認為當時的詩壇,清渾攪作一團, 做不到涇渭分明。所以他呼喚這個“詩中疏鑿手”,可以出來把好詩和劣詩加以分辨。

元好問在《中州集·辛愿小傳》中提到:

敬之業專而心通,敢以是非黑白自任。

元好問的好友辛愿,字敬之,號溪南詩老,元好問說他“業專而心通”,是一個真正懂詩的人,而且敢于分辨是非,且當做自己的責任。

不過,這個“詩中疏鑿手”,未必特指辛愿,應該是元好問、辛愿等這一類志同道合的詩人。

結束語

詩壇之亂,無論陳子昂的初唐時期,還是元好問的南渡時期,共同特點是評判標準出了偏差。結果造成了良莠不分,甚至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,因此引起有識之士的不滿。

這種現象,唐朝有,宋朝有,任何時代都會有。而且往往不是詩壇獨立的問題,而是整個社會的問題。當然,是百花齊放呢?還是黑白不分呢?這個就見仁見智了。

結束時,老街作一首打油詩,也介入一下這個紛紜的詩壇:

天上浮云白又白,緣何白死有誰知?
梨花落盡羊羔去,聲味應輸淺淺詩。

@老街味道

啟功《論詞絕句20首》欣賞之4,納蘭詞學女兒腔,數典文人病健忘

分享 舉報

發表評論 評論 (3 個評論)



处破学生毛都没长齐在线播放
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<ruby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trike id="19jbb"></strike>
<span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
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video id="19jbb"><th id="19jbb"></th></video></th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