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<ruby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trike id="19jbb"></strike>
<span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
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video id="19jbb"><th id="19jbb"></th></video></th>

登錄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[藝論·研究] 元好問《論詩三十首》03,鄴下風流在晉多,壯懷猶見缺壺歌

4 已有 257 次閱讀   2022-11-19 09:50
 元好問《論詩三十首》03,鄴下風流在晉多,壯懷猶見缺壺歌 

前言

繼續欣賞元好問《論詩三十首》,今天是第3首:

鄴下風流在晉多,壯懷猶見缺壺歌。
風云若恨張華少,溫李新聲奈若何。

這首詩又出現了一些人物。同時,元好問依舊表達他的觀點,即什么人的作品,是他心中的正體。

一、鄴下風流在晉多

鄴下風流,用黃健翔的話說,他不是一個人。鄴下風流代表了一個文學群體,還是指建安文學時期的那些詩人。

鄴指鄴城,那里是曹操的據守之地,以曹氏父子為中心,包括建安七子等人,形成了鄴下文學集團。

我們回顧一下元好問《論詩三十首 》的第二首:

曹劉坐嘯虎生風,四海無人角兩雄。
可惜并州劉越石,不教橫槊建安中。

第三首,和第二首類似,對于建安文學提出了表揚,另外還提到了三國以后的晉朝,還是有些人物繼承了建安文學的風骨。

第二首提到的是英雄劉琨,第三首第2句則提到了一個梟雄。

二、壯懷猶見缺壺歌

英雄,常常帶有悲劇色彩,例如劉琨、岳飛、袁崇煥等人,這些人不顧私利,具有犧牲精神。

而梟雄不一樣,有時候更能成就大事業,例如曹操、劉邦等人,他們懂的保全自己,卻為了自己的成功而不擇手段。

缺壺歌,說的就是兩晉時期的一個梟雄:王敦。劉琨之死,也有王敦的原因,王敦忌憚劉琨的威望,擔心他在北方成功,于是安排使者去段匹磾處告密。段匹磾以此為借口,對外說奉詔將劉琨縊殺。

缺壺歌的故事,可以看出王敦的野心:

初,敦務自矯厲,雅尚清談,口不言財色。既素有重名,又立大功于江左,專任閫外,手控強兵,群從貴顯,威權莫貳,遂欲專制朝廷,有問鼎之心。帝畏而惡之,遂引劉隗、刁協等以為心膂。敦益不能平,于是嫌隙始構矣。
每酒后輒詠魏武帝樂府歌曰:「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!挂匀缫獯蛲賶貫楣,壺邊盡缺!稌x書·王敦列傳》

五胡亂華西晉滅亡,南渡后的東晉有“王與馬、共天下”之說,馬,指晉朝皇室司馬一族,王,指王導、王敦這一族,書法家王羲之就是王家的人。

王敦與堂弟王導一同輔佐晉元帝建立東晉,在東晉初期呼風喚雨。掌握兵權的王敦起兵叛亂成功,攻入建康后被拜為丞相。后來王敦再次起兵進攻建康,不久病逝于軍中,叛亂平息后被剖棺戮尸。

壯懷猶見缺壺歌,承接第一句“鄴下風流在晉多”而來,意思是,建安文學的影響長遠,即使是在好清談務虛的晉朝,依舊有王敦這類人物喜歡吟詠歌唱建安詩歌。

三、風云若恨張華少

南朝梁鐘嶸《詩品》中評價晉朝司空張華:

其源出於王粲。其體華艷,興讬不奇,巧用文字,務為妍冶。雖名高曩代,而疏亮之士,猶恨其兒女情多,風云氣少。
謝康樂云:“張公雖復千篇,猶一體耳!苯裰弥衅芬扇,處之下科恨少,在季、孟之間矣。

元好問說“風云若恨張華少”,即出自鐘嶸對于張華詩歌的評價:兒女情多,風云氣少

張華,字茂先,西漢留侯張良的十六世孫。他自己的十四世孫,則是唐朝著名詩人宰相張九良。

前面說建安詩歌多么好,連梟雄王敦還擊壺高歌曹操的《龜雖壽》。

到了第三句,陡然一轉,假如你嫌棄張華詩歌中風云氣少、兒女情多。那么還有更讓你不可接受的。

四、溫李新聲奈若何。

張華“兒女情多”令人不滿,那么見到溫李的詩歌,你又怎么辦呢?言外之意,溫李的詩歌,更加“風云氣少、兒女情多”。

溫李,即晚唐詩人溫庭筠、李商隱。

李商隱寫了很多隱晦難解的情詩,例如《錦瑟》:

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。
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鵑。
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。
此情可待成追憶?只是當時已惘然。

溫庭筠的詞作確實兒女情多,不過他很多詩歌亦有風云氣,如《贈蜀府將》:

十年分散劍關秋,萬事皆隨錦水流。
志氣已曾明漢節,功名猶自滯吳鉤。
雕邊認箭寒云重,馬上聽笳塞草愁。
今日逢君倍惆悵,灌嬰韓信盡封侯。

不過詩中盡為失落與不甘,當然比不了豪邁雄渾的“老驥伏櫪、志在千里”。晚唐氣息孱弱,上下亂作一團,君不君,臣不臣,詩中也沒有盛唐的氣象了。

結束語

元好問的前3首詩,表現了金國當時的詩壇不滿,提出了所謂的正體。

從第2、3首可以看出,他對于建安詩人的偏愛。

元好問更喜歡雄渾剛健的建安風骨,對于晉朝張華以及晚唐溫庭筠、李商隱綺靡艷麗的風格提出了批判。

@老街味道

分享 舉報

發表評論 評論 (3 個評論)



处破学生毛都没长齐在线播放
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<ruby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trike id="19jbb"></strike>
<span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
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19jbb"></progress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noframes id="19jbb"><span id="19jbb"></span>
<th id="19jbb"><video id="19jbb"><th id="19jbb"></th></video></th>